[请登录]  [免费注册]
  
18098116270

邓希平的釉色人生 缘来缘去颜色釉

发布日期:2009-06-29

  寒冬的新都,微热的阳光伴随着凛冽的冷风,催促着人们想尽一切办法寻找温暖。笔者尽量蜷缩在厚厚的羽绒服中,快步地走进位于景德镇新都的“邓希平艺术馆”,关于邓希平的专访将会在那里进行。

      在这么寒冷的季节里,除了炽热的炉火,鲜艳如火的颜色釉也是具有驱寒作用的,欣赏着邓希平陶瓷艺术馆中成列的颜色釉,顿时有了些许温暖的感觉。关于颜色釉,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满含深情地向笔者,娓娓道来她与颜色釉的不解之缘……

      (一)

      邓希平的父亲与母亲是民国时期的大学生,在那个年代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不多,对于女性更是少之又少。母亲来自于浙江海宁的一个望族,从小就有机会接受教 育,并且顺利地考进了北京的一所理工类的大学,在那里母亲和父亲相识相知相恋。正因为这样,邓希平的父母拥有开放文明的文化背景和思维,摒弃了旧中国落后 的思想。邓希平的父母一生养育了7名子女,两男五女,面对这么多小孩,父母并有没厚此薄彼,重男轻女,而是,一视同仁地让每一名子女接受教育,培养他们成 才。

      1942年,邓希平出生在江西兴国。那一年抗战如火如荼,为了躲避战火,母亲带着五名子女投靠到父亲的家乡江西兴国,而父亲为了赚钱养家,只身一人留在外 地工作。在兴国的日子,极为艰难的,缺衣少食,母亲虽从小养尊处优却并没有被艰苦的环境所吓倒,她很乐观地养育着她的孩子们,教导他们要坚强,苦难总有一 天是会过去的。这样的性格极好地教育了邓希平,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容易在苦难面前退缩,她的乐观和坚持,就是母亲教育的结果。

      抗战胜利之后,母亲带着孩子来到武汉与父亲汇合,自此,一家人颠肺流离的日子总算结束了。父亲是学理工的,在父亲的影响之下,兄弟姐妹们学习的志愿都是理工科,邓希平也是。而,母亲则希望有孩子以后可以学医或者是继承她的衣钵学化学。

      或许,人的命运在冥冥之中早就埋藏好特定的节奏。邓希平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,1958年高考结束后,她的填报的志愿全是以理工为主的名校。可是, 只是几分的差距,她并没有被录取她想要去的大学,而是被调剂到了武汉大学,专业也不是她一心想要学的物理,而是被调剂成了化学。

      这让邓希平闷闷不乐了好几天,经过母亲的开导,她接受了人生中第一次重大转折。在武汉大学化学系的学习生涯里,邓希平很努力地学习,1965年大学毕业时 邓希平的专业成绩相当优秀,因此被分配到了位于上海的轻工业陶瓷研究所,可是,此时命运又施展了不可预知的力量,邓希平冥冥中将于一座江南的小镇结下终身 的缘分……

      (二)

      当时景德镇的陶瓷研究所被轻工业部升级为,轻工业部陶瓷研究所,这就意味着上海的轻工业陶瓷研究所将于景德镇的陶瓷研究所合并,并迁址到景德镇。本来人生 将在上海开展的邓希平就这样,随着命运来到了景德镇。她对景德镇的所有认识,只是教科书上简单的介绍,景德镇盛产陶瓷,是驰名中外的瓷都。其实,无所谓上 海与景德镇的差别,邓希平怀抱着一颗,我是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的赤诚之心来到了景德镇,从此,她与陶瓷,与颜色釉牵绊终身。

     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,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被分配到新的岗位,要接受一年的基层锻炼的。当时被分配到景德镇轻工业部陶瓷研究所的有五名大学生,政治部主任并 没有管他三七二十分配到农村参加基层锻炼,而是把这几名大学生分到部所的陶瓷实践基地参加学习,让他们从头认识陶瓷,了解陶瓷的制作工艺,邓希平从这时开 始才真真正正地认识和了解陶瓷。

      一年的基础锻炼结束后,邓希平被分配到了“部所”的颜色釉组,了解陶瓷工艺的人都知道,学习颜色釉是非常困难的,在景德镇从事陶瓷事业的大都是以家庭为单 位,父亲传儿子的方式延续制瓷技艺的。新中国成立之后,政府为了保护民间艺术和技艺,便将那些身怀绝技的老艺人汇集到一起,让那些大学生毕业生跟随老艺人 学徒,由于文化背景的差异,这些老艺人与大学毕业生之间的关系,并不是很好相处的,更别说让老艺人传授家族绝技了。

      邓希平被分配到两位老艺人身边分别学习,青釉和颜色釉。邓希平谦虚的态度获得了两位师傅的青睐,他们把自己的看家本领传授给了她。邓希平从来也没有想到过 她会爱上陶瓷,爱上颜色釉,本是被动地服从分配,做好本职工作,可是经过半年跟随老艺人学习颜色釉,她渐渐地被这种充满魅力的红色所吸引,在那种控制的偶 然之中,她觉得她的一生注定是离不开颜色釉的。

      半年的学徒之后,邓洗平开始了自己独立从事颜色釉的科研与创作。正当一切都渐入佳境之时,文革开始了,“部所”被解散,邓希平被下放到景德镇周边的江村锻炼……

      在江村下放了几年之后,邓希平回到了还未从文革的冲击中恢复的“部所”,陶瓷公司考虑邓希平本人的意见之后,将她调到了建国瓷厂。她要去“建国”是有私心的,因为当时“部所”很多从事颜色釉的老艺人都去了“建国”。

      (三)

      1972年,邓希平连同另外两位从事颜色釉多年的老师傅,一起组建了“建国”的颜色釉实验室。实验室的拥有的只是一间泥房,里面摆着三张办工桌而已,再无 其它了。这样简陋的条件是没有办法开展颜色釉实验工作的,在邓希平的一再努力之下,实验室所需要的原料,实验器材陆续置办齐全了。

      虽然,这时“文革”已经渐入尾声,不过,那时的政治气氛仍然紧张,对知识分子的冲击还是很强大的。邓希平作为拥有大学学历的背景,她当时在厂里是被瞧不起 的,没人会把她的或者她的意见放在眼里。不过,天生乐观不畏惧困难的性格,帮助邓希平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,她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压力而垂头丧气,依然以饱 满的热情从事着颜色釉事业。

      后来,厂里通过技术革新,将原来手工拉坯改进为倒浆拉坯,不过这个工艺的改变,却对生产颜色釉瓷的车间带了巨大麻烦,和一次空前的危机。从前的手工拉坯能 很好地适应颜色釉上色之后,经过高温烧制的考验,而如今倒浆拉坯由于工艺的改变,使整个坯体和厚度变薄,上了颜色釉之后烧制,瓷器全烧碎了。这可是很严重 的问题,烧碎了不仅浪费了瓷坯,甚至整个生产颜色釉的车间都要停工,必须把问题解决了才能开工,这样一来损失不菲,搞不好会被弄成阶级斗争的对象,这样一 来厂里的人更是战战兢兢,小心翼翼。

      为了这事当时的“建国”闹得人仰马翻,人人自危,没人敢质疑是新工艺带来的问题,事态呈焦灼状,每天厂里都要召开会议,甚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还弄出“出 榜招贤”。来应征的人不少,可结果还是没能解决问题。其实,这时邓希平私底下自己做了好几次实验后,她知道了,为什么倒浆的瓷坯上了颜色釉烧制之后会破 裂,就因为,制坯的工艺改变之后,适应不了传统的颜色釉的配方,既然是这样,就应该改变原有的颜色釉配方,调配新的配方。有了这样的思路之后,邓希平打破 传统的颜色釉配方的思路,配出了全新的颜色釉配方,然后用新的配方,她自己烧制了一块试验品。出窑的时候试验品完好无损,新配方成功了。

      这件事,让邓希平重新被厂里的人认识,同事们打心眼里佩服她,那时的老厂长也满心感慨地说过:“读书人还是有用的。”从这之后,邓希平沉醉在传统颜色釉的 研究和创作之中,攻克了无数个技术难关,创新了30多种高温颜色釉,把景德镇高温颜色釉的品种和表现力不断提高到全新的水平,并创作了许多颜色釉艺术珍 品,在国内外频频获奖,并被许多著名的博物馆收藏。

      1995年,“建国瓷厂”改制,此时的邓希平已过知天命的年纪了。如果,她甩手不管没人会埋怨她,可是她却放不下她钟爱了那么多年的颜色釉,舍不得辛辛苦 苦组建起来“建国颜色釉研究所”,她通过多番努力,把“建国颜色釉研究所”承包了下来,在五十岁的人生却开始新的一番拼搏。刚承包的初期,面临着诸多的困 难,不过依然是靠着那股坚韧的精神,邓希平的颜色釉作品不断地被人们所认可,颜色釉的价值也越来越得到承认。

      回想起,这么多年与颜色釉的缘分,古稀之年的邓希平仍然不想停住脚步,她觉得不断推广颜色釉是她的使命,如何传承颜色釉更是她的责任……

浏览过的商品

在线时间 9:00-23:00

  • 客服—薇薇

  • 客服—明明
关闭在线客服
 |Gzip enabled  粤ICP备1207772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