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请登录]  [免费注册]
  
18098116270

程晓谦:“古雅彩”第一代传承人

发布日期:2009-06-29

“古雅彩”独领时代风骚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,程元璋先生发明创造出第一幅大型“古雅彩”瓷盘《雪堂客画图》,在景德镇第四届陶瓷美术百花奖作品展中引起了轰动。程元璋先生独到的 配色技法,巧妙的书画整体布局,自成一格的书法技艺及其精湛的工笔绘画功底,得到景德镇业界一致赞誉。根据这种瓷画制作工艺自身特点,程元璋先生为自己创 造的这种新的陶瓷装饰形式命名为“古雅彩”。 “古雅彩”成为景德镇四大传统名瓷之后,增添的又一个新的流派。

程晓谦为程元璋先生的长子,从小对父亲崇拜不已,父亲发明“古雅彩”的那段时光,在他的眼里如同昨日发生的那样清晰。程晓谦受父亲国学及艺术功底的影响, 他对陶瓷艺术有着同样的执着之情。父亲程元璋一生淡泊名利,倾全力投身于陶瓷艺术的研究和发展,成为晓谦一生学习的典范。作为程家子孙的程晓谦,感觉自己 肩上责任重大,将“古雅彩”不断发扬光大,成为他一生不可推卸的责任和终极追求的目标。

程晓谦作为“古雅彩”第一代传承人,不愧为一位勤奋躬耕陶瓷艺苑的艺术家。程晓谦凭着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,为了将父亲“古雅彩”传承和延续,多年来他研 究陶瓷工艺、学习陶瓷艺术语言,倾情中国古典文学艺术,潜心佛教、道教、儒教文化。他胸纳万千自然表象,在继承父亲“古雅彩”的基础上,按照美的规律,组 合、重构、熔铸出了“古雅彩”在陶瓷载体上的新语境。程晓谦的“古雅彩”瓷画不仅仅是一种笔墨的晕染与凝练,更多的是一种意境、墨韵的呈现,他的作品越过 画面,把人的思绪带向更为遥远的遐想空间:纯朴人生、悠远岁月、怀古幽思,我们体会到的不仅是山河的壮美与恬淡,呈现的更是文人心境、闲适情怀。

艺术道路上的“千淘万漉”

程晓谦六岁起便跟随父亲开始研习书法,训练画技,八岁即开始学习古韵律诗,从小打下了古典文学的基础。程晓谦年纪虽幼小,父亲程元璋并不因为他的年纪小而 对他有丝毫放松。八十年代初,程晓谦因为家庭经济的困窘,被迫放弃了高考,招工进入了当年著名的国营企业华风瓷厂。八十年代是一个特殊的时代,文革刚刚结 束,文学热潮风起云涌,追逐知识成为当时年轻人崇尚的目标。在参加工作初期,程晓谦周围就聚集了一帮爱好读书的年轻人,在华风瓷厂成立了诗社。程晓谦经常 和他们在一起呤诗作文,后来这个诗社成为八十年代景德镇著名的“南河诗社”,程晓谦也成为当时小有名气的诗人。在厂里,程晓谦空闲时就在单身宿舍里练习书 法,厂里大批青年跟随他因此而爱上了书法艺术。程晓谦爱好围棋,很多人又跟着他学习围棋。在那个文化繁荣时期,程晓谦在厂里的各项文化活动中风云际会。 1987年,程晓谦顺利地考上了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,圆了自己多年梦寐以求的大学梦。幼时父亲对他严格的家学养成、在华风瓷厂的那段时间的磨练,在陶瓷职 大时专业的进一步深造、为程晓谦日后学习父亲创造的“古雅彩”埋下了伏笔。“古雅彩”是一种新型的陶瓷彩绘艺术,简单地讲就是利用古彩、新彩、粉彩等多种 传统陶瓷工艺技法,以及特殊的色料配制方法,使其在陶瓷上呈现出古画的色彩,以达到古色古香的韵味。

“古雅彩”创制的最大难度,不仅要有西洋画、国画、书法、印鉴的功底,还要掌握各种颜料的性能和他们的烧成温度。如何让陶瓷颜色达到古画意蕴,一直是程晓 谦创作过程中需要攻克的至关重要的工艺难题。古画的颜色经过千年沉淀一目了然,而在瓷器上要呈现这样的颜色,则需要多次的上色,很多次的烧炼,一直达到最 后的色彩效果。由于各种颜色对温度的要求不一样,温度太低色彩发蒙没有光泽,温度太高颜色变黑变淡,便成为废品。这就要求窑火对釉料的烧制要恰到好处,才 能烧出类似古画的色彩。但早期更多的时候,程晓谦经历的是前功尽弃的失败。经过一次次实验一次次失败,程晓谦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他将父亲的“古雅彩”技 术最终能运用自如。娴熟的工艺技巧加上深厚的画外功夫,使得程晓谦的作品犹如将一幅幅国画真品镶嵌到瓷上,饱经历史风雨沧桑,却不失陶瓷本色,每每品味让 人产生意犹未尽之感。

诗中有画与画中有诗

程晓谦的“古雅彩”瓷画已有了自己鲜明的特点:重视内心表达,突出画面意味,玩味笔墨形式,喜平淡天真,强调诗、书、画、印一体,整个瓷画无不展现程晓谦 无限的才情、智慧与修养。在景德镇擅长绘画的艺术家大有人在,既能绘画又能书写的艺术家就相对较少,而除了能绘画、善书写,还自己题诗作画的艺术家则少之 又少。在中青年艺术家中寻找这样的全能之人,只能是属于凤毛麟角了。

宋徽宗赵佶曾“三自”举措成功,即自画、自己作诗、自己题款于画面上,开创了我国题画诗史的新纪元。程晓谦多才多艺,能诗善画,他常于自己的瓷画上题诗,甚至像倪瓒那样,每作一画必题一诗,每作一诗也必绘一画。为自己的“古雅彩”陶瓷绘画写下了大量精彩的题画诗。

如《小园清幽图》,程晓谦题诗曰:“独步闲庭寂寞长,小园椿树荫清光。惆词怅句入花笺,唤取青娥共品赏。”春风里,花园中,浓浓的椿树下清爽宜人,青春少 女独自坐在寂静的小园中,陪感寂寞愁绪顿生,信手写下心中私语,可又有谁知道呢?不如唤来知心姐妹一起聊聊吧。程晓谦通过简洁的画面,表现生活中的一个断 面,一瞬间的人和物的静态形象,却表现了人物心中丰富多彩的美。他题配的诗歌将画面中的静态化为动态,变画面中的无声为有声,蕴涵的思想、情感、意境都得 到了充分的渲染。

现实生活中,程晓谦偏爱“古雅彩”山水瓷画创作,他喜欢将灵山、秀水、茅屋、古松、扁舟、高士融入画中。中国传统的道教文化、佛教文化、儒教文化在他的山水画中均能得到充分体现。

山水画《谢公清溪赴奕图》,既是古代文人逸士的生活写照,也浸淫着程晓谦内心避世的隐士情怀。画面中远处的山林迷雾浸染,山峦叠峰,朦胧缭绕,似入神境。 近景树木繁茂,层次丰富。树木掩映之下,屋宇错落显现,屋内两位高士隐约在对弈,远处水上一叶扁舟飘然而至,舟上谢公灵运独坐船头,一幅生动的高人隐士的 生活画卷跃然于瓷上。画中添加的人物元素,使得画面更加富有灵气,人物元素与景色意境融为一体,虽是寥寥几笔,却对整幅画面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。在画面 右上角配篆体诗曰:“碧水青山烟几重,溪头高卧奇柳松。昨闻今日棋枰语,一叶扁舟载谢公。”这首诗以先写景后叙述的手法,将景色、人物以及故事情节巧妙地 通过画面展现出来。在设色上“古雅彩”的运用,使得整个作品极具古风、古韵、古色、古香的特色,既有真山真水的写照,又有超脱现实的雅涵。

艺术上永远的行者

程晓谦像他父亲一样,是个不事张扬的人。他喜欢静静思考、默默创作,喜不露于表,挫不见于形。当今瓷坛上,浮躁之风盛行,程晓谦却能守得住清贫,耐得住寂寞,他认为真正的艺术家应该靠自己的作品说话。

一直以来,程晓谦坚守着父亲的“古雅彩”传统,却不拘泥于父亲的传统。他认为艺术并不是永恒不变的,“古雅彩”同样需要创新与发展,要与时俱进。他坚持父 亲的“古雅彩”特点的同时,结合自己实际创作和经验,尝试了更丰富的色彩和表现手法,他极大地拓宽了自己在“古雅彩”方面对山水、人物、花鸟等各类题材并 且在发展的道路上颇有建树。在艺术创新方面,程晓谦始终是一位孜孜以求、不畏艰难,不断前行不断探索的行者。

2013年11月,江苏省美术馆将在南京为程晓谦举办个人作品展,这些展出作品现在就已经全部被收藏家们订购一空。而在2014年,中国美术馆在为程元璋 举办个展二十周年之际,将再次为程晓谦在中国美术馆筹备他的个人作品展出,这在现代陶瓷发展史上也应该是绝无仅有的事情。在本文即将结束之时,笔者愿借唐 代刘禹锡的一句诗作为结尾:“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黄沙始到金”。程晓谦就是这样一位经过“千淘万漉”、淘尽泥沙之后熠熠生辉的“黄金。”

艺术家档案:程晓谦,字禹钧,1966年出生,毕业于景德镇学院。系景德镇市美术家协会会员。江西省工艺美术师,世界华人杰出青年陶瓷艺术家,“古雅彩” 传人,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,作品深受海内外收藏家喜爱。自幼喜爱书法艺术,在父亲程元璋(“古雅彩”创始人)的严格要求下系统学习陶瓷艺术语 言,工书法、花鸟、人物,尤精山水。现任职于景德镇御窑现代陶瓷艺术馆研究员、五福陶瓷有限公司艺术总监、南京青年美术研究院陶瓷研究所所长。

浏览过的商品

在线时间 9:00-23:00

  • 客服—薇薇

  • 客服—明明
关闭在线客服
 |Gzip enabled  粤ICP备1207772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