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请登录]  [免费注册]
  
18098116270

一位“陶痴”与他的陶瓷“变形计”

发布日期:2009-06-29

黄建平今年52岁,已经由不惑踏入知天命,看上去儒雅、敏锐而饱含激情,声音洪亮有感染力。

这个在韶关吃辣椒长大的男人,如他所言活脱脱是个“冒险分子”。1985年,从华工陶瓷专业毕业的黄建平进入当时根正苗红的国企“佛陶集团”研究所。3年后,25岁的他抛弃了“铁饭碗”,只身前往东莞创业。在他的“指挥棒”下,一家已经被判“死刑”的企业不但“起死回生”,更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建陶商之一。

“我要做陶瓷,就要面向全国、全世界。”有着这样雄心的黄建平,在业界激烈的竞争中,花了3000多万元建起一座“中国建筑陶瓷博物馆”。令人惊奇的是,10年过去了,博物馆不仅盈利了,还吸引了一大帮艺术家在那“安营扎寨”。

文化产业如何植入到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肌理中,如何让传统产业插上文化创新的翅膀而再次腾飞,黄建平的成功案例或许能为广东文化创新发展带来一些启示。 专题撰文/摄影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 实习生 施李艳 (除署名外)

1.一线摸爬打滚练就一身“看火功”

陶瓷的生产过程和儒家倡导的“尽人事、听天命”颇有些相似。入窑之前,就算你尽了100%的努力,入窑之后也得听天由命,因为烧窑时的气候、木材等条件是难以控制的。做人又何尝不是这样?

自小在韶关山区吃着辣椒长大的黄建平却恰恰爱上了这种“不确定性”,天生“爱冒险”的他第一次进厂时就爱上了炉窑中跃动而充满变数的火焰。

黄建平1985年毕业于华工陶瓷专业,那一批大学毕业生还享受着包分配的待遇,做公务员或者去进出口贸易公司,是当时大众公认的“好工作”。

“那时,中国刚恢复高考没多久,大家对‘专业’这个词还没有概念。我想如果那时我选择回到韶关,很可能会选择从政。”但最终,黄建平没有选择这条路。

自从好不容易从粤北山区考上大学,黄建平就再也没有“回去”的想法。“我的整个学生时代,寒暑假最喜欢干的便是出来‘见世面’。印象最深的是小学时有机会来广州,见到了当时全国最高的27层楼是什么模样。”自那以后,黄建平最大的希望便是留在珠三角的大城市“闯”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由于舅舅上世纪60年代在广州轻工学校学习陶瓷专业的缘故,黄建平的第一份工作便定在了陶都佛山,并去了当时陶瓷工业的“黄埔军校”——佛陶集团。他对于陶瓷并不陌生,“小时候,大人们就喜欢把我带到工厂里,在那我常常会捡到一些烧坏的杯子、烟灰缸这样的小玩意,带回家拾掇、摆放。”

作为当时厂里唯一的大学生,坐办公室显得顺理成章。但黄建平却不这么想:“虽然学校里学的是陶瓷,小时候也接触过,但毕竟没有亲自动手实践过。”于是,他就跟厂里的领导说:“我要和普通员工一样,去生产一线,一个工序、一个工序地去学。”

此后,黄建平每天下班后都是一身泥、一身水,从原料加工到成品包装,整个流程每道工序都做过一遍。“那个年代,年轻人压力没有现在这么大,反而有时间去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。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,想要在大城市站得更高、看得更远,就必须把基础打好。”带着这样的心情,黄建平乐得穿上工作服,扎根基层,跟工人一起摸爬打滚。

真正下到一线,他才发现烧窑的过程“并非想象的那样”。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是:瓷砖在烧好后有红、黄等各种颜色,但在烧之前其实什么颜色都没有。陶瓷烧制是高温化学过程,温度达不到标准就无法表现出质感和色彩。“那时候不同于现在电脑操作,盯着屏幕就行了。上世纪80年代陶瓷工人都要有‘看火功’,窑炉的颜色暗红多少度、橘红多少度、亮白多少度,心里要一清二楚。”正因为温度直接关系到制品的成色、图案和肌理,一不小心就会开裂、变形甚至报废,“但这恰恰是陶瓷的魅力所在。

黄建平一直对电视剧《青花》中 的一个场景念念不忘,那是一段神圣的开窑仪式:圣洁的少女在虔诚地祈祷,打开窑门那一瞬间,诞生的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还是失败品,要看“天意”。“做人又 何尝不是这样,有些东西不能强求,但如果不亲自试一试又怎知道等待你的将是什么呢?”通过小小的窑火,20多岁的黄建平对儒家积极而达观的人生观深有一番体会。

2.跳槽创业的“星期六工程师”

在中国现代建陶业30年来的发展历程中,1997年至2001年是一段特殊的时期。当时,国有企业佛陶集团关门倒闭,建陶行业的私营化进程加快,仿古瓷砖产品逐步打开市场。

这一过程的“幕后推手”,正是从国企“跳槽”到东莞创业的黄建平。

那时候,佛山周边的乡镇纷纷加入陶瓷生产的行列,一种被称作“星球六工程师”的现象开 始流行,指的是上世那些在国企工作,每逢周末就到外地挣外快的人,黄建平便是其中一位。“一到周末,我就开着摩托车,一路‘冒烟’地往乡里面钻,给他们打 工、教他们技术,有时候甚至还要钻到窑炉里带着当地的师傅们维修。”一谈起这事,黄建平一脸“过瘾”的表情。“每个月四星期,每周只需工作一天,就能拿600元,几乎是工厂里一个月工资的2倍。” 有了这样的“炒更”经历,黄建平发现,这些乡镇私营企业比国企更灵活,也更有竞争力,盈利能力也更强。于是,当他发现东莞有机会后,大胆地“又往前走了一 大步”,选择了辞职创业。“我们当时的创业跟现在不同,想要走出第一步是很困难的,毕竟长期以来我们都是技术思维在主导,而经营一家企业,从产、供、销各 个环节都必须彻底改变固有的思维模式。这是被‘逼’的,我们能做的就是在‘实战’中学习,从技术管理者变成企业管理者。”黄建平说。

黄建平接手的陶瓷企业,以前走的是高产量、低档次的“路子”,已经无法适应当时新的市场环境,企业负债率高达200%。 黄建平独具慧眼,瞄准了“仿古砖”这个产品创新的突破口,并创建了专属品牌。从那时起,黄建平就逐步意识到“文化”在传统制造业中的作用,这起源于他在佛 陶工作时一次无意之间的谈话。当时,石湾美术陶瓷厂与黄建平工作的工业陶瓷厂只有“一墙之隔”。在那个年代,工业陶瓷厂无论是实力、规模都远胜美术陶瓷 厂,但最让他“受刺激”的是在他工作的整整3年里,每当有上级领导去佛山视察,美术陶瓷厂都是他们必到之处,“他们一来,周围好不热闹,我就想,为啥我们的影响力不如它?”

好奇之下,他跑到隔壁“偷师”,久而久之便和一位工艺大师成了朋友,两人常常一起聊 天、思考。渐渐地,黄建平发现,“艺术和文化的影响力,远远比所谓的工业产品要大。”从那时起,将文化注入工业产品的思路,便在他心里萌芽了。作为一个技 术成熟的传统制造行业,建筑陶瓷企业的同质化和雷同度相当高。甚至连同黄建平本人也承认,除非是行内人,否则很难看出建陶产品的差异在哪。“文化是企业之 间唯一不可复制的东西,就像人的性格,每一个人都不一样。”可以说,文化是黄建平的一件“利器”,它为瓷砖产品赋予了独一无二的DNA。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,他以文化创新带动转型升级,提出“瓷砖是建筑物的时装”这一观点,创造性地把建筑陶瓷与艺术陶瓷结合起来,在市场极为不利的情况下,实现了市场业绩一路攀升。

3.筹建博物馆为中国建筑陶瓷“寻根”

就当同行们都一门心思地投身建陶市场激烈竞争的时候,黄建平却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觉得意外的事情——2006年,黄建平自行投资了3000万元建立了陶瓷行业内首家国家级“建筑陶瓷博物馆”,以此为基础推动传统瓷砖行业艺术化的进程。

“如果说,佛山美术陶瓷厂在我心中播了一颗文化的‘种子’,那么东莞建设‘博物馆之城’的这阵春风让它破土而出的。”通过博物馆的建设,黄建平希望能将中国几千年的建筑陶瓷历史以文物的形式再现,让这段辉煌和历史为人所熟知。

 走进博物馆,一种典雅、凝重 的艺术气息扑面而来。秦砖汉瓦、瓦当画像、琉璃屋脊、陶瓷珍品以及现代的仿古壁画……从先秦至今的中国建筑文化,都可以一一感受。但黄建平想做的,绝不仅 仅只是“展示”这么简单。与大多数民营博物馆不同,建陶博物馆不仅能自己养活自己,还能创作效益,运营以来,每年参观人数10多万,实现营收近千万,盈利200多万。早在2004年开始,黄建平便策划了东莞首个企业“文化艺术周”活动,当时中国“刀笔书法第一人”陈复澄带着自己和学生的数百件刻陶精品去东莞举办展览,取得了空前的成功。活动过后,这位篆刻家、陶艺家及文物鉴定家便留在了东莞,成为唯美陶瓷的艺术总监。

“这个博物馆是‘活’的。”黄建平对南方日报记者笑着说,“博物馆最怕建成什么?一堆静态的物件,然后展示,就没了。”

走进博物馆里,除了一般静态的陈列外,更活跃着一大批热爱陶艺的人。目前,博物馆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型工作室,艺术家陈复澄、宋晓伟、庞毅豪、杨晓光都在这里有独立的创作空间。陶艺坊的伍先美来自湖北黄冈,他拉的陶坯被制作成代表东莞的工艺品送给了来东莞的贵客;32岁的刘明生是民间艺术家杨晓光工作室的一名陶艺师,毕业于美术专业的他之前在一家陶瓷礼品厂工作……而在博物馆内,还建有一所“陶吧”,免费供游客现场学习、体验陶艺制作。

“艺术家的劳动创造,对新产品研发有很大作用。”黄建平说,这里如同唯美集团的“研发部门”,将艺术转化为产品才是建陶博物馆运作的关键。

如今,在东莞很多公共场所都能看到改良后的艺术陶瓷。在陈复澄的“刀笔书画”艺术形式 的启发下,黄建平的团队研发了一款壁饰,被装饰在奥运重点工程北京地铁五号线东单站,以展示人文奥运精神。黄建平透露,如今,博物馆早已从最初的文物保 护、学术研究等职能,发展到如今集社会教育、文化旅游、企业形象展示、促进文化创意与传统产业相结合等职能于一身。“我相信,通过那些工匠的精雕细琢,通 过建陶博物馆的建设,能让人了解建筑陶瓷的‘根’原来在中国。”

4.用文化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

过去,一谈起陶瓷,人们可能首先想到的是景德镇,毕竟那里有1700多年的制造史。但随着高岭土的日益稀少,景德镇逐渐失去了它重要的原料支持。而东莞陶瓷行业作为珠三角崛起的一支新锐,近年来同样遇到资源和发展模式的瓶颈。

在黄建平看来,东莞拥有水乡纵横交错的河涌、气息浓郁的田园以及种类丰富的节庆活动。当下,东莞把加快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、持久带动力和优势核心产业作为产业结构调整的主要任务,文化无疑是最能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一支“生力军”。

签约工艺美术家,将艺术陶瓷引入建筑陶瓷,筹建“建筑陶瓷博物馆”等等,在很多人看来,黄建平一直都有点“不务正业”,包括他的企业冠名CBA篮球联赛、参加各类高端论坛等,似乎跟主业都“不沾边”。但在这背后,黄建平有自己的想法。今年53岁的黄建平,说话温文尔雅、彬彬有礼,普通话和白话转换自如,一副儒商做派。他自认为自己是个“实用主义者”,“任何类型的艺术家来我这里我都欢迎,只要他愿意把艺术创意融入到陶瓷中去。”

“以前产品一出来,马上就会出现一窝蜂的模仿,物质的东西很容易模仿,但文化却很容易识别,而且难以被复制。”正因为如此,他格外看重文化营销的作用。“每年公司去高等院校招工,以前艺术高校的大学生对瓷砖生产行业不了解,热情不高,但自从我们冠名了CBA篮球队之后,效果很好。在学生们看来,一个企业能有自己的篮球队很不简单,说明这家企业很有想法,也很有活力。”

接受采访的那天早上,黄建平看到了一篇名为《制造业在流血》的文章。对于2015年 中国传统工业遭遇的挑战,他并不回避。他说:“中国经济正处在‘新常态’的发展阶段,正所谓‘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’,‘升级转型’很关键。但落实到每家企 业身上,怎么升级、如何转型,却是一项项具体的任务指标。”对于未来,他的目标很简单:“我们会做好准备去迎接一次又一次市场的洗礼,我希望自己不是‘沙 子’。”最近,他的公司开始运作“个性定制”业务。“我们把设计稿放在网上,和消费者沟通,让以往千篇一律的陶瓷能加入家族元素、个人喜好,让消费者也能 参与到设计环节里。”虽然这项业务在整个企业营业收入所占比重不大,但黄建平却认为这将是一片“成长性很好”的“森林”。

他相信,真正接受家居文化、愿意为文化买单的消费者还在培育当中。“虽然现在依然有很多人最愿意把钱花在吃、穿上面,但消费者的思想观念已经在发生转变,而且转变的速度越来越快。”

这两天,黄建平正在为在大洋彼岸的最新项目物色双语人才。“我准备去台湾走走,在那找 一批懂技术、懂外语的人回来帮我。”而这个点子,是他在梦里想到的。正所谓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,已经将所有的时间都交给工作的黄建平连做梦都在琢磨开 办新厂的事情。他相信,不久之后,自幼在心中种下的那颗陶瓷文化的“种子”,就会在大洋彼岸生根发芽、开枝散叶。

浏览过的商品

在线时间 9:00-23:00

  • 客服—薇薇

  • 客服—明明
关闭在线客服
 |Gzip enabled  粤ICP备12077727号-1